冷落,成为六年字母圈经历中伤我最深的事。

从不回复,到再也不回复

如果你问我,人生中最寒冷的体验是什么?

不是在北方零下十度的冬夜里穿着拖鞋把生病的室友扛到校医院;

不是去雪乡旅行的时候丢了一只手套,湿透了雪地靴。

因为你知道无论再寒冷的地方,只要奔向一间屋子,里面的热乎气儿总能让你缓过来。于是那一阵子冰冷,也就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让我刺骨寒冷的,却是一个三十几度的夏末。因为我知道,故地日渐冰封,而让我曾如此安全和熟悉的小屋,却永远地把我锁在门外,再也回不去了。

大一结束的那个夏天,我和我第一个S的对话框里就这样躺着几段话,全是我发送的,没有任何回应。

“最后一门终于考完啦,高考我都没那么拼过!我自由啦快带我玩~”

“诶我行李都收拾好了,明天中午的航班,一走就是两个月哦!”

“你去哪里啦?为什么不理你的小宝贝了?”

“嘤,有空的时候回我一下嘛”

“凌晨的机票才最便宜,但是那个时候都没有地铁回学校了,你方便像上次那样接我一下吗?”

我眼睁睁地看到对话框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让我在北京九月暑气未散的烈日里,打了个寒战。

那一整个暑假,我从欣喜、盼望、期待,到茫然、怀疑、委屈,最后几乎是愤怒。然而对话框里躺着的单薄几行字像是我自己演出的独角戏,成为了我心情起承转合的唯一见证者,非常嘲讽。

这一切是有征兆的。在他的回复日渐稀薄的第一周,我尚未形成危机感:他应该很忙,谁还没个微信小红点多到花了眼的时候呢?

在他频繁使用“嗯”、“哦”、“乖”、“好的”的第二周,我开始有些胆战心惊起来。我做错了什么呢?我是不是忘记了他布置的任务?我是不是说的话不对惹他生气了?可是来来回回检查几遍,才发现他连打十个字都不愿意,哪儿还有功夫布置任务呢?

第三周,我开始大面积地撒娇打滚,抱怨他的心不在焉。他终于出面哄了我一次,告诉我他很忙。人在等待的过程中真的可以卑微到尘埃里,我都忘了如何生气,反而自我安慰,男人都喜欢那种来时粘人小妖精、去时独立有主见的“万能”女孩。

我能听到心一寸一寸冷下来的声音:一个柔软的物体被冻得邦硬以后,是能敲出沉闷的回声的。

在发现被拉黑以后,愤怒盖过了苦涩。被冷落以后,我做好的最坏的准备是容忍体恤他的忙碌,而他做的最好的准备却是让我知难而退,还省去了甩脱我的成本。

冷落,成为六年字母圈经历中伤我最深的事。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冷落,成为六年字母圈经历中伤我最深的事。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