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里的经济学

西方经济学认为,任何一个群体到达一定规模,里面的成员即会表现出“理性人”特征——即“自利性”远远大于“利他性”。

字母圈里的sub或m似乎不符合这个规律,他们一直是交出权力,被命令且“利他性”极高的那一方。

但,真的是这样吗?

贝克尔(美国经济学家,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经说过:“上帝目光所及,皆可交易;上帝自己也不例外。”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世间万事万物,都可以用经济学行为去理解,BDSM也不例外。打个比方:男m跪在女s裙下,甜言蜜语手到擒来,这位女王多么的美丽,气质多么地符合自己的幻想,自已愿意无条件地做忠诚地舔狗,哪怕舔脚也行。但无论多么信誓旦旦,假设女s告知男m自己有艾滋病,那么男m大概率会立刻改变自己的主意,无论多么仰慕她,也不会真的去跪舔了,因为这事风险太大。

风险在于,你得检查她皮肤有没有伤口,自己的嘴有没有伤口,保不齐还得去医院做个检测,要真中标被传染了,那代价就是个无底洞了,和自己获得的快感一比对,这事貌似不那么值当。有需求,有风险,有衡量,这说明BDSM确实可以理解为一种经济学行为。海誓山盟底下,其实每个人都在计算着自己的投入产出比。

如果把BDSM行为比作一纸交易,其实许多令人费解的现象就都豁然开朗起来了。

金斯伯格(美国经济学家)的话挺现实,大家听了可不许伤心,“世界上没有尊卑,只有价格上的不平等。”我觉得这里的价格指的不单单是钞票,而是价值,事实上不管你愿不愿意,即使在字母圈里,你的身份和言行也早就被标定了价值。

网络那头的男s向你递来一纸邀约,“哈喽,做我m吗?”你毫不犹豫地让他滚蛋,因为你知道这种人来投标都不肯好好准备材料,成交之后也不是好好遵守合约的主,在市场中这些公司都是要被摘牌退市无人问津的,根本没必要为他们浪费时间。

但反过来,网络那头的女s向你递来一纸邀约,“哈喽,做我m吗?”不少人怕不是一下子精神抖擞,华发冲冠,冒着被骗的倾家荡产的结果也要迎难而上,同样的合约,不同的结果,不是说明男m天生比女m要低贱,只能充分说明商品稀缺性对于市场的指导作用,不明白的同学可以这么理解:你想喝水,超市里琳琅满目的矿泉水包装上都得争奇斗艳才能获得你的青睐,但有一天你到了沙漠里,破瓦罐装着的污水你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康德曾说,“婚姻是一张合法使用对方性器官的合同。”那么BDSM的合同则是针对于权力的合理让渡。

它成功将一个人的经济学问题转化为了s和m的规模经济问题,规模经济与单干户相比优势明显:一是成本低,单干户出去约个调,害怕被骗,怕不合拍,要从头熟悉了解,要担心各种风险,但固定关系成功克服了这些隐性成本;二是价格稳定,固定关系中的smer每次的活动成本都趋于稳定,不会波动太大;但你要是约调,有能商量着一起商务房的,也有非五星级酒店你就滚蛋的,还有感情成本极高,双方纠缠不清的,要是遇到仙人跳的,一次就让你倾家荡产了,从这一点上看固定关系优势明显,且更像计划经济而非市场经济。

这个市场中有一种行为看着不好理解,以m来说,一旦和s建立了固定关系,成本帮你降低了,权力也给你了,s可以命令m,也可以使用m,这不是赔本买卖吗?怎么有人会做这种生意?

事实上,看似让你赚的合同都有着让你血本无归的大坑,当m绕上你的脖子,娇嗔一句,“主人,调我,我要。”不管你此刻是否有蹂躏她的兴趣,不管你多么地大权在握,你也没法真的像皇帝那样挥挥手,“退下!”,而是只能小心翼翼地问一句,“今天累了,改日再约可否?”

因为你其实无比清楚,你享受着固定sm关系带来的便利,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才是交易的本质,只有收益没有成本的买卖那都是要进牢房的。而且你觉得它越便利,你越不敢忤逆它,到时候两人吵架了,投资者信心破裂了,规模经济破产了,你又成了单身汉,想找个人各种成本又都起来了,还不如现在硬着头皮满足她一下呢!

当这种交易的护城河足够深时,你再想退出就得下点决心了。就有点像中国移动和联通,你一方面抱怨他们资费高,一方面又心甘情愿交着费,不交咋办呢?总不能自己回去养信鸽吧。

理解了这一点,也许你就能从某种意义上体恤一下s和dom的艰难了。

11年我上大学时和王铁柱就困顿于这种交易模式中。到了我俩关系的后期,我想约她是想拿她来练绳子,她想约我是想被tj,因此我们似乎达成了一个默认的交易规则,我出力来她出身体。有时候我们吵架了,她就在让我练绳子之前加一些附加条件,比如哄她,比如陪她逛街看电影,这就类似于打贸易战,美国给中国加了关税壁垒,使得交易成交难度陡增。她的潜台词是:“觉得难受吗?觉得关税高吗?觉得高下次就别惹我生气,不然还让你哄我。”

我当时不懂经济学,也不认为我们在做交易,只是偶尔觉得,“你再逼我我找别人去了。”这其实是在说利润问题,关系中的利润(满足感)到了亏损的边缘,吊日子过不下去了,交易面临终止。但我们当时都没有理性察觉到这一点,最终关税壁垒越抬越高,直到双方收回对方的交易资格。

从我的事迹也可以看出一点固定关系中的弊端,就是它在经济学中的边际效应是递减的,和s第一次见面时他让你跪下你觉得脸红心跳,但一年两年三年后,他再用磁性的嗓音喊你跪下,你可能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事实就是如此,你俩调的越多,这事对你俩来说就越没吸引力,这时要么想办法找找别的搭伙方向,要么就得有招让边际收益不断递减的情况下,你俩的关系仍有收益(快乐)不至破产。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不乐意,我对我s/m这么纯洁的感情,尤其你看m对s,这么无私地奉献,身体的、精神的都献出去了,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怎么就被你说成交易了呢?不许玷污他们。

事实上我认为没有不求回报的付出,所有看似无私的奉献都在暗中索取,可能要求的回报不是物质的,是精神的,可能不是当下的,是远期的,但有付出,一定在要求回报,即便连当事人可能都不自知。

有人说我对主人就是无条件的好,什么都满足他,都依他,钱也不花他的,你怎么说我在索取?其实无形中你可能要求着ta的陪伴和关注,他看别人女生微博了,你猜忌,他冷落你了,你哭泣,这种索取不是金钱,但可以用金钱衡量。

我群里有一位和dom结婚的大佬,有段时间没有工作,每次白天上班时间想粘着dom了,就安排自己去骑马,运动完时间打发了,dom也下班回家了。那么其实在经济学上,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化解一次情感索取的成本约等于一次骑马的费用。

你说那好,关注陪伴也不要,我也不粘人,我对他好就是希望以后能和ta在一起,现在无所谓。其实这算天使投资,拿现在的付出赌以后的收益,风险挺高的建议你慎重。

你又说我也不求以后,我就在暗中默默地奉献,也不让ta知道我是谁,就希望ta幸福,因为ta是我的信仰,够无私了吧?但其实,你要求ta的形象成为你的信仰,这依旧是在索要交易的筹码,甚至更加无理,因为你这桩交易甚至没有得到对方的同意就单方成交了,若有一天对方人设崩塌,你极有可能走上去对着凉凉的ta淬几口唾沫,“呸!亏我粉你这么久,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这是投资亏损之后的挤兑和踩踏效应。

我知道把一切归向经济学驱动让人很难接受。在我们的观点里,BDSM至少是增添两人乐趣的调味剂,是摆脱俗世关系的安乐屋,怎么可以这么现实,就盯着风险收益,甚至还计算亏损得失,相处起来就像在菜市场买菜,各处勾心斗角讨价还价呢?不能浪漫一点吗?

答案是能,但这么做没好处,浪漫只是件外衣,你不可能一辈子不脱衣服。

2016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当时有一种理财产品,年收益率20%,没有最低限购金额,10块钱也能买,我们宿舍当时都买疯了,今天敢买几百,明天就敢买几千,最后信用卡套现去买,四处借钱去买。

字母圈里也有一类人,他们永远告诉你这事多么美好,欲望多么美丽,永远在浪漫地提醒你能得到什么,你能获得怎么样的满足,你能品尝到怎么样前所未有的快乐,但他们从来不告诉你,得到这些收益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讲道理,这么明显的市场信息不透明,你是可以像消费者协会投诉的,但可惜字母圈里没有这样的协会。

2017年,那个理财产品爆仓跑路,我那几个同学最少的一个亏了3w,而迷信于浪漫字母圈的人,根据我的经验,往往失去的更多。

这里从来都不是美好的伊甸园,而是残酷的人性市场,盯着浪漫的人会在浪漫中爆仓,而洞悉市场风险、看的清自己筹码的人才能在如履薄冰中前行。别有侥幸心理,就像茨威格说的,“即便是命运馈赠的礼物,也会在暗中标好价格。”

– 完 –

来自于 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字母圈里的经济学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