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Dirty talk攻略:只言片语,就让ta心潮泛滥

在BDSM中,羞耻感是许多人快乐的源泉,而为了引起对方的羞耻感,便不得不提到一项许多Dom/S都想掌握的技能——Dirty talk(粗口)。

这里的Dirty talk(粗口)绝对不是指骂脏话,而是指一种“羞耻化的,能唤起对方情欲的语言”,所以当你的partner放起舒缓的音乐,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你时,你千万不能突然扯住ta的头发来一句,“草泥马!/干恁娘!”

相信我,这么做的人坟头草都已经有五丈高了。

这也是Dirty talk(粗口)需要学习的原因,运用好的人能让对方如江河泛滥,大脑直接升天,用的差的人则让对方脚趾扣地,随时恨不得跳起来给你两巴掌。

今天48号整理了一份Dirty talk(粗口)大型攻略,从原理讲到情景和注意事项,来帮大家更系统和客观地认识“在bdsm中讲粗口”这件事。

为了理解Dirty talk(粗口)的本质,首先我们需要弄明白的是,为什么Dirty talk(粗口)这样一件在社会道德层面很龌龊、很猥琐的事,到了卧室里却会让人很爽?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用问卷简单统计了一些BDSM实践者喜爱的Dirty talk(粗口),它们如下:

1、 多位男m非常喜欢自己的主人喊他“biao子/x货”,认为获得了反差的羞耻感;

2、 多位女m非常喜欢自己的主人用命令的语气对话,“跪好/手给我/xx伸过来”

3、 一位S喜欢自己的m凑到ta的耳边对ta说,“主人,今天我没有穿内裤”

4、 …………

观察之后我们不难发现,Dirty talk(粗口)让人产生快乐的本质其实是在于“打破禁忌”。

性教育家方刚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视性为羞耻的社会中,正因如此,被反性文化涂抹之后,一些言语被规训为下流,淫荡,成为平常状态不再能谈论的禁忌。

所以在讲出这些Dirty talk(粗口)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体验一种“破禁”的快乐。而这些禁忌越强烈,破除的时候快乐也越高迭。

在BDSM中也是一样,拿上面的例子打比方,当女主人对男m说“biao子/x货”,一种男性必须要顶天立地的身份禁忌被打破了;当女M对S说“主人,今天我没有穿内裤”,一种女性必须要“贤良淑德”的道德禁忌被打破了。

根据生物学家&心理学家Walfish发表在《激素研究》杂志上的论文,他发现人们在跨越这些文化禁忌时,大脑分泌的循环睾丸激素水平会显著增加,而这种激素水平增加通常会降低人类的焦虑感并提升性欲。

所以我们大概可以这样理解,Dirty talk(粗口)的快乐源自于打破禁忌,如果你准确地认知到了partner想要打破的禁忌是什么,并且和ta一起在卧室里完成了这一过程,就会获得非同一般的快乐。

比如47号十分想越过“人这个身份”的禁忌,而48号洞悉一切,恰到好处地喊ta一句“小mu狗”,那么47号可能开心地直呼“太懂我”。

但,如果你认知的不那么准确,比如换了一个人,上述的点完全不是46号想跨越的禁忌,或者某一时刻根本不是46号想进行play的时候,48号突然给ta凭空来一句,“小mu狗”(例如许多人刚加别人好友就这么做的),那么等待48号的应该只有头拧断,腿打折。

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是当看到一个老奶奶站在马路口时,你首先得弄清楚她是不是想过马路,再去扶她过马路,你不能认为所有站在马路口的老奶奶都想过马路,就像不能认为所有的m都需要你给ta来一句Dirty talk(粗口)。

那么这也引出了本文的下一部分,如何和partner快乐地实践Dirty talk(粗口)。

When,where,what三原则

首先,卧室内的Dirty talk(粗口)有几个大原则。

讲什么(What):这一部分刚才已经说了,就是需要经过沟通,知道彼此的点是什么,然后针对性地讲出Dirty talk(粗口),不要酿成驴唇不对马嘴的惨剧。

什么地点讲(Where):Dirty talk(粗口)的场合也是需要关注的,通常情况下在卧室里讲会让人神魂颠倒,但是在公共场合讲则会让人尴尬而愤怒。

什么时候讲(When):什么时候该讲,什么时候不该讲,也需要仔细分辨,当你的partner在接老板电话的时候,你在旁边说上两句Dirty talk(粗口),脾气再好的人也得跟你急。

简短不要冗余

大部分Dirty talk(粗口)遵循的原则是能短则短,太长的话会教人兴致全无,不信你看:

A:“求我。”

B:“在你求我求到我满意之前,我是不会答应甚至考虑你的要求的。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M的内心OS:“师傅别念了,我求还不行吗?”

避免具体的细节

在讲Dirty talk(粗口)时,要记得自己不是在面试,和面试的原则相反,尽量不要讲细节,否则压缩想象空间,乌托邦氛围幻灭,极其毁气氛。不信你看:

A:“看你这样,我真想扒光你的衣服。”

B:“看你这样,我真想扒光你的没有晾平整的红格子衬衫,再把你沾着灰尘的眼镜取下来扔到一边,最后还要撕掉你左屁股三分之二位置破了一个洞的内裤!”

M内心OS:“撕NMLGB!”

A:“取悦你是我唯一的目标。”

B:“取悦你,让你毫无顾忌地宅在家里打游戏,不洗头我也不嫌弃你,到点帮你点好外卖,累了帮你点好奶茶,是我唯一的目标。”

S内心OS:“佛了,到底是谁在羞辱谁?”

不要用疑问句

在讲Dirty talk(粗口)时,大家反馈对自己杀伤力最大的就是疑问句了,因为疑问句意味着partner得回答得思考,但是谁会喜欢在正爽的时候去抽空回答问题啊!身体的反馈你看不到吗?

而以下疑问句,更是疑问句中的核武器,堪称死亡Dirty talk(粗口),希望大家一定避免。

1. 主人大不大?

推荐回答:别问我,自己去厕所掏出来看看

2. 小m狗爽不爽?

推荐回答:问之前挺爽的,问完就立刻很不爽。

3. 我和你前S比谁更厉害?

推荐回答:谁厉害不知道,只知道问完你就要成前S了。

可参考的Dirty talk(粗口)

我收集了一些BDSM中大家觉得还不错的Dirty talk,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和S/DOM相关的主要是“命令+想做的事”,如:(为防和谐用英语写出,大家自行翻译)

1、Lie down and shut up.

2、Tonight is all about me.

3、Take your clothes off and get into bed.

4、On your knees, bitch.

5、Beg me.

6、You’re going to get spanked until you cry.

7、I want to hear you say my name, say it bitch.

而和M/SUB相关的主要是“请求+服从+诚恳的话”,如:(为防和谐用英语写出,大家自行翻译)

1. Your wish is my command.

2. I just want to make you happy.

3. I’ve been very bold and need to be punished.

4. Pleasing you is my only purpose in life.

5. Please fuck me, daddy.

6. Can I give you a blow job, master?

7. Please.

身份沙文主义

在讲完上面一些关于Dirty talk(粗口)的科普和注意事项之后,还有一点特别需要提醒大家注意。

方刚老师认为,在如今社会中有许多男性仍抱有大男子主义的思潮,因此床第间的Dirty talk(粗口)可能假借着愉悦之名,而实际上成为了一种侵犯他人的手段。

而在我看来,不只是男性,一些人在性爱或者BDSM中,讲出羞辱性的Dirty talk(粗口),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愉悦,而真实就是为了贬低另一个客体,从而获得强化自己“尊严”和“地位”的心理自尊感。

他们或认为某一种性别一定优于另一种性别,或认为某些身份一定优于另一些身份,而这种“性别/身份沙文主义”在现实生活中又难以找到支撑,因为这部分人通常是生活中的失意者,所以只好在性或者BDSM这种类角色扮演的活动中寻找一个“自愿”的客体,以满口的“你很下贱”、“cao”、“没用的废物”等等脏话来满足自己“强者”的虚荣心。

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现象,因为这种“身份沙文主义”混杂在为了愉悦而出发的Dirty talk(粗口)中时常叫人难以分辨,但其危害性不小,长久的灌输和洗脑甚至可以不可恢复地贬损另一方的人格和自尊。

希望大家在享受Dirty talk带来的愉悦同时,也能敏锐地分辨出这种人格贬损和社会角色否定,并及时地对ta们说出,“QNMD!”

总结一下,今天我们梳理了BDSM中的Dirty talk(粗口),讲明白了它令人感到愉悦的原因,举了一些Dirty talk常见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也提醒了大家其中可能潜在的风险,希望大家在阅读之后有所收获,都能和partner没有束缚,健康而自由地享受它带来的乐趣。

– 完 –

参考资料:

[1] Lizette Borreli, The Science Of Dirty Talk And Why ItIncreases Sexual Pleasure, Medical Daily, 2015

[2] Sean Jameson, 91 Dirty Things To Say To Turn Him On &Have Crazy Wild Sex, (7;1, P.43–56)

[3] Bonnie Gabriel. The Fine Art of Erotic Talk: How to Entice,Excite and Enchant Your Lover With Words[J]. Bantam Dell, 1996.

[4] Gabriel, Bonnie. The Fine Art Of Erotic Talk[J].Sophie SaintThomas,The Kinky Tendency You Might Not Realize You Have,2017

[5] 方刚,《床上脏话很动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7a5c96010005vf.html/2006-11-02

来自:绳师48号

来自于 www.bdsmbd.com 布道字母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大型Dirty talk攻略:只言片语,就让ta心潮泛滥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