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字母圈流浪的人,心里都有无法靠近的目的地

说起来也怪,这几年的这个季节,我都有遇见一些焦灼的情况,焦灼难免让人自我怀疑。一旦这份疑虑从心头冒起,我就会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迷雾之中。

先把开心的事情撇开不说,我这些年大部分的痛苦,直接或间接都来源于字母圈。这事情倒不奇怪,一个人倾注了最多欲念的地方,必然给他带来最多的痛苦。这些痛苦让我怀疑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让我觉得自己在走一片没有出路的迷宫,我开始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

当然,我没有那么伟大,不要以为我要对别人或什么圈子做所谓很多对的事情。我没有,我只能考虑我自己。我疑惑的是,我做的事情对我自己来说是否有意义。如果坚持着走下去,我不知道能不能到达一个足够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目的地。

这是作为“野酒”,在字母圈流浪,他需要寻找并靠近属于他的目的地。

身在其中,经历所谓“流浪”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可曾思考过自己想要一个怎样的目的地,又可曾靠近过那些目的地?

 

 

家没了,不知走向何处

很多已婚的同好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大刘没像他们那么做。大刘意识到自己身在其中,并觉得难以脱身的时候,他回去把婚离了,净身出户,也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大刘说自己不是因为有什么责任感而这么做的,而是觉得遮遮掩掩太累,而且对于喜欢的事情,那样左顾右盼的操作也不够尽兴。

离婚后的大刘度过了一段轻松的日子,身边也有可心的人。那时候的大刘以为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虽然对未来不很清晰,但也没觉得未来有什么可忧虑的。

第一段和平结束…

第二段无疾而终…

第三段结束的时候恶语相向…

第六年的时候,大刘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术。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去医院办理了入院手续,手术前一个小时,他想给谁发个信息交代点事情,想着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没人处理后事。可他在通讯录里翻了好几个来回,也没有找到那个合适交代事情的人。最后他给一个哥们发了个消息,那哥们知道他在圈的事情,也知道他身边偶有各种小姑娘。因此,那哥们还调侃他,让他叫一个***来护理陪床。看到这回复,大刘苦笑着放下手机,那一瞬觉他得生死都不要紧了。

第八年,大刘还是这样混着。现在的他像你我身边的很多人一样,周遭人来人往,却不再能付出所谓真情。周身的欲望也不再充盈柔顺,都是些短促又暴戾的气息。

第九年,大刘送走了母亲。他和我说:“家没了,不知走向何处!”

 

即使自觉浪够了,还是停不下来

前几年,我觉得GR是自己认识的Moon里头难得的几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姑娘。

GR接触圈子很早,我们也认识了很久。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年纪还小,但已经是一副过来人的口气。了解了她之后,我开始感叹现在的小姑娘经历丰富,因为那会儿她就已经体验过我们能想象的所有字母的内容与形式。她对我一项一项地描述着自己的喜好,一个一个地说道经历过的男人…

“我不是个不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即使我感觉自己再喜欢对方!”GR反复地向我表达过这个意思。

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即使自己再喜欢的男人,在她眼里也只是个暂时的玩伴。而且,为了避免被伤害,面对喜欢的人,她更多的是主动去寻找能替代对方的人,因为她说自己接受不了被喜欢的人抛弃。而那些感觉一般的男人,在她眼里也就和按摩店的技师差不多。

这几年,GR的父母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催婚。起先她还能扛得住,觉得谁都不能替她给自己的生活做主。

去年GR的父亲中风住院,出院后就只能卧床。她看见母亲一直辛劳地照顾父亲,不再有什么心力念叨她抓紧结婚,见到她也只能无奈地叹息。那个时候,GR动摇了。

“我仔细地翻找了下身边的人,也在脑子里想象过自己能和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结果一无所获。”GR对我说。

“更可怕的是,我问自己,如果找个人结婚能不能就此收了那浪里个浪的心,对此我心里一点信心都没有。”GR自言自语。

我问她:“你觉得自己还没浪够么?”

“即使自觉浪够了,可还是停不下来,我不知道自己要停泊到什么地方,或者我根本没有停泊的能力。”说到这的时候GR抓紧喝了几口酒。

 

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有很多在圈子里流浪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可石头知道,他有很清晰的目标。他想要找一个Moon结婚,而且是要能*****的姑娘。

我一面是觉得,愿意接受*****的很少,另一面是觉得*****对一个姑娘并不好,所以几年前我一再劝他放弃这样的想法,或者做一些适当的修改。可那时候的石头十分坚持,觉得别的样子都不是他想要的。

这几年,石头接受过很多姑娘愿意尝试的要求,可所有姑娘都很快就放弃了。

去年,有几次石头服软,尝试着修改了自己的目标,借此去寻找容易达成的相处模式,并希望自己能够乐在其中。可最后,对于这些尝试,石头都自退出来了。因此,他也越发坚定了自己想要的关系模式。

“我总不能到处去贴小广告吧,哎,找不到就是找不到!”这是石头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石头的目的地倒是有了,可到不了的目的地,或者说坚持了很久也没到达的目的地,还值不值得人们流浪着去寻找呢!

还有,那应该是他的目的地吗?

 

当然我还见过很多姑娘在所谓的圈子里经历过很多糟糕的事情,遇见了很多糟糕的人,但依旧流浪在其中。这样的故事,我过往的文章里写了不少。她们大多处于那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要消化当下面对的事情就已经让她们觉得吃力。偶尔脑子里冒出关于目的地或未来的想法,她们常是茫然不知所措。

流浪的样子还有很多,流浪的人心里都有无法靠近的目的地。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些所谓的迷途都不是什么难以解脱的困境。很多人都能轻松地告诉你,怎么做可以从中解脱。

这让我想起一个关于抑郁症的解释:你明明知道自己是在“钻牛角尖”,却怎么也走不出来。

迷途大概也是如此,起码有些人是如此:你明明知道有很多路可以走,但是你却迈不开步子去走其他的路。

流浪的路都迷雾重重,走在上面的人大多辛苦,我也身在其中,自然没有什么开解的办法,但我脑子里想起《阿甘正传》里的一个片段。珍妮离开阿甘后,阿甘开始漫无目的地奔跑,跑得头发胡子蓬乱。忽然有一天,他停下来了,只是对追随的众人说了“我累了,我想回家”。

来自于 布道字母 圈 www.bdsmbd.com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在字母圈流浪的人,心里都有无法靠近的目的地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