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为一个合格的M时,我也可以成为一个让人满意的S

我约到过一个s,我约过且只约过他一个s,所以不是很清楚他是不是真正的s,只是和他有过一些体验后,他说我该是m。

比如,我享受他在床上恶劣的言语羞辱,用清浅的语调去包装粗鄙下流的话。大多数时候他更愿意绑着我,看我在疼痛衍生出的快感中沉沦。

我不介意他霸道凶猛的上位者姿态,甚至欣然投入这场身为附庸者的角色扮演。我习惯了男性在床上冷静自制,而我舒展自己,把柔软尽情袒露。

和普通的sex相比,显然作为M而存在的sex更有意思,更酣畅淋漓。这样一想,我还真的觉得自己是M呢。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sex,忙着搞事业。等到再次投入到sex中,我的pussy可能因为长久未用,有些自我修复的感觉,比之前狭窄。

那次我在上面,当时的py被促不及防的狭窄阻碍得哼叫了几声。这几声不由自主地慰叹从他克制的神情中泄露出来,这是他难得脆弱的一面。

可能他曾经在床上一直展示冷静和强大,而他的喘息声似乎昭示着,这不过同样是被情欲控制的普通人。

我从这件事中找到乐趣,更加卖力的配合他,让他舒服得无法抗拒生理反应。如我所愿,我第一次见识到男人克制又彻底暴露出沉醉的神态。

实在是太迷人了。

不怪男人从来没放弃过他们的掌控欲,把别人拿捏在手掌中的感觉很美妙。我总是磨拳擦掌的和这个男人提出,想把之前S送我的鞭子用在他身上。

当然我不至于白目到直说是别人送的,他也从来没同意过。我只能在调情的时候,用力的捏他很有弹性的臀,每次偷偷这么做都会招来一顿“毒打”。

和他做的时候,我契而不舍的选择在上面努力耕耘,这种时刻,我感觉自己像个女王,而他是我驯服的小野马。

我尝试过通过很多方式“玩弄”他,从背后环抱他,像姐姐教导不通情事的弟弟一样让他快乐。

或者穿着高跟鞋去戳蹭他的软肋,种种不会吓到他却又满足我掌控欲的小心思。

可惜他不是M,一边在床上威严受损,一边羞耻于因为向我低头而获得了许多快感。

和他拜拜后,我试图在app上找过几个M。不知是男M群体比较少,还是我用错了app。

聊了几个男人,见面后无一不是火急火燎的脱裤子,嘴上喊着姐姐和主人,就以为可以称作M。别说打几下,连我的命令他们都不听,感觉脑子在大喊“我要进去”。

其实我也很矛盾自己的属性,我和那个S在一起时,实实在在玩过一些很脏的游戏。比如,我曾经被他尿在身上。

在我发觉自己有轻微的S属性后,我依旧对当时的场景感到异常兴奋。或许这一生,我也仅有那一次时机刚刚好,我们那么忘乎所以的探索欲望的底线。

所以我时候会猜想,S和M的属性是不是相通的,当我可以做一个合格的M时,说明我也可以成为一个让人满意的S。

或者我既不是S也不是M,我只是单纯迷恋野性的sex。

来 自于 贼 心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我作为一个合格的M时,我也可以成为一个让人满意的S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