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他一个故事-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


他,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当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加到了我,结果反而被我听了故事。而我所欠他的就是一个我们之间的故事

我们相识于2019年2月13日,大年初九。这个日子不是我记下来的,而是在后来有次我们聊天中他提到的,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下午我们的相识。若是从我认主开始算起,认识他的时候,我刚好真正进圈一个月,所以和他相识的时候,我还是有主的状态。不过他也不是冲着实践才加我的,他,只是一个想听故事的朋友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怼他,从他的年龄到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被我怼过。我们的聊天从我睁眼的那一刻起到我闭眼的那一刻止,除了后来有一次不小心暴露了我的学校,我们之间冷淡了一两天,也可以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淡,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又开始怼他。他说我和每个人有着不同的相处方式,只要和一个人的相处方式固定了,就不容易改变。说这话的时候,我们也就相处一周多,不得不说,他把我分析的很透彻

认识他没多久,我就因为性格不合等原因和我的主分开了,但我和他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我依旧每天怼他,叫嚣着要揍他。直到有一次,那天开玩笑说,让他来揍我,按照我们平时的相处模式,他不会当真的,他会以为我在坑他。但是这次我失算了,他当真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的道理。不收回我可以加条件啊,为了击退他,我说按照二比一的比例,我要揍回去。按照以往的情况,他也不会同意,我再次失算,他同意了。后来他也给过我反悔的机会,他跟我说让我自己好好想想,可以反悔,三天内有效

他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下午,我刚下课,他兴致勃勃的跟我讨论他要揍我多少下,他说我这么皮,没个三五百下怎么够。他在网线那边兴致勃勃的讲着,网线这边的我心慌了。我问他我还能不能反悔,他同意了。虽然他说这没什么,但这却成了我心里的疙瘩,一直觉得愧对他,和他相处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直到晚上我又遇到了另外一件事,我下定决心让自己一定要信守承诺,我跟他说我收回之前反悔的话,他依旧依我。同意和他实践之后,我的心轻松许多又沉重许多,轻松的是我信守了之前的承诺,而沉重的是这是我的第一次实践,我不知道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

决定了这件事之后他便开始兴致勃勃的买绳子买工具。关于他绑我这件事,我很是不安。他跟我提出要打赌,把绳子作为赌注,如果我赢了,那么他就不用绳子,而如果我输了,加30下。这是一个很便宜的买卖,但天不遂人愿,我输了,我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不过,为了让我安心,他帮我想了各种措施,什么紧急联系人等等

我的第一次实践就定在了5月18日,我考完试,约好他来考场接我的。那天,我提前交卷就出来了,他本来说11点就能到,我算着时间出来已经11点20了,他堵在路上了,说距我还有五公里,我逗他说“那你就下车跑,保证不堵”


“跑五公里,我是不是疯了。”他说今天天气不热,问我是否继续之前的赌约,(由于我从未给过他我的照片,我们打赌让他在规定时间内找到我。但这两天太热,我放弃了)我看看周围的环境,拒绝了,人好少,没人给我打掩护,“不了,我在桥上,你过来吧。”

很快,他就到了,“你好!”这是他的第一句话。“走吧”实在不知道怎么叫他,直接略过了称呼。不用确定身份,我见过他的照片,不得不说,他长得还是比较好认的,就连我这个脸盲都可以一眼认出来。“你看,我都不用找,就找到你了。”我白了他一眼,“桥上就我一个人,当然好认。”一路走到门口,我这人话少,就低着头跟着他并排走着,他拿着手机在查路线,我跟他说过,一切交给他来安排

吃饭,看电影……

时间过得很快,电影结束,“走吧。”同一个人的话竟让我听出有些奔赴刑场的感觉。我再也没有借口拖着实践,没错,我对电影没多大兴趣,只被我当做拖着实践的工具。我的心怦怦直跳,不知道一会儿会怎样,他会不会……这个时候,我对他并没有多大的信任,可能看出了我的紧张,但他不会容许我退缩,推着我走进一家宾馆

登记,开房,上楼,他把包扔到床上,“我先出去,你洗澡吧。”说完他就关门出去了。我在屋里转了两圈,面对现实吧,我知道,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我便没有了退路,不不,准确的说,自从答应让他来的那时候,就没有了退路。即使有,我也不会容许自己退缩,做出不负责任的事情。慢悠悠的换好拖鞋,把门锁好,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开门把他放进来,而是拿着梳子,梳着头发,即使我感觉它已经很顺了。在屋子里转悠,拿起桌上的牌子看看,不得不说,他家的隔音效果好差,我都能清楚的听到他在门外的叹息声。我装作没听见,继续转悠,直到他在门外催促,“小萱萱,好了没。”我只好开门把他放进来,看着他坐到另一张床上翻出包里的东西,先是扔出一捆绳子,接着又把小黑和藤条扔到床上,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拉过我的左手,放在他两手之间揉着,“小萱萱,准备好了吗?”


“没有”我扭过头,不看他


“好吧,没准备好一会儿再开始。”放开了我的手,在一边摆弄他的绳子,我低着头玩着自己的头发,看他套了一个又一个圈,不懂他在干什么。终于,他再次拉过我的左手,把那一个又一个圈套在我的手指上,“看看紧吗?”


“不是说一会儿再开始吗?”我嘟囔一句,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把绳子套在我手上


“攥拳看看紧不紧?”他很是贴心,我摇了摇头。他继续手上的动作,将我左侧胳膊抬起,手心向上,两臂交叠,绑到身体左侧肩膀处。绳子很长,他把剩下的缠好挂到我的脖子上,说好只绑一只手,他将右手留给我,让我可以拿着手机,因为我没有安全感

绑好后,他就把手伸到我的裤腰处,解开扣子,“来,站一下。”我乖乖的站起来,任由他脱下我的外裤。那一瞬间,我有一丝丝的慌,我不知道他会将我的裤子全部脱掉,在我的认知里,只要脱到膝盖就行。但我并没说什么,他这么做并没什么错,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可能作为一个贝,我唯一能够拿出手的就是我的服从性够好。他将我拉趴到他的腿上,甩下几巴掌,就伸手脱掉了我的内裤,我配合的动动腿。接着又甩下几巴掌,就拿起了一边的藤条,揍了几下,他躺下身子问我,“多少了?”


“不知道”我闷头道


“自己数着。”又起身揍了我几下,又躺下来问我多少了,我依旧不知道,“不是让你数着”说完,再次起身揍了几下,当他再躺下来,我真想一巴掌抽他脸上,“我又不知道你之前打了多少,怎么数?”


“没数啊,那你说算多少?”


“你说吧”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自己说了,说不到他满意的数字,还是自己受苦


“15,接着数”


“哦”哼,就知道欺负我,肯定比十五下多,但奈何自己理亏


“……67,68,69,70”他放下藤条,去卫生间揉了毛巾给我敷好,凉凉的感觉还不错


“是不是舒服点了?”他一边搁着毛巾按揉着我的屁股一边问


“嗯”我正舒服的享受着,很快,他就将毛巾收走了,扔到一边。拉我趴到他腿上,再次拿起藤条,落了几下,似乎这时才想起来被他扔到一边的小黑,“让你试试小黑,看看这两个哪个疼?”说完,就用小黑抽了我几下,这时我才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两个的区别,说实在的,藤条还没啥感觉,小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疼痛。“哪个疼?”


“这个”


“嗯,这个太重,不用了。”说完将小黑扔到了一边,继续用藤条


“98,99,100”数到一百,他停了下来


“来,换个姿势,下来”扶着我下了床,走到床尾,坐下,把我拉到他两腿之间,站好,继续。他这次只打了50下就停了,看着我,我低着头看着地面,不敢看他,“我手麻了。”他立即就把绳子给我解开了,深怕我误会什么,解释道,“没事,你就是时间长了没动造成的。”


“嗯”我并没有误会什么,只是叙述了一个事实,之前在QQ上他就跟我说,有什么不适的就告诉他,没想到他那么痛快的给我解开了。解完绳子,乖乖的坐在他腿上,任由他抱着,顺便“威胁”着我,(在他看来是正常的聊天)“小萱萱,还皮不?”我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只好左手抱着他的脖子,扭头看向他身后


“看着我,还皮吗?”他知道我的躲闪,我只好和他对视一眼,继续看向他身后。“哎呀”


“我看你怼我怼的很开心啊,还怼吗?”我低着头,摇了摇头


“你不是要揍我吗?揍多少?”这样的姿势问我这个问题,故意的吗?还别说我见到他就怂了


“不揍了。”我摇了摇头


“我准备好了的。”我接着摇头,表示不揍他了


“是我不让你揍了还是你主动放弃的?”


“我主动放弃的。”我怂


“刚刚150是你欠的,那2比1我揍你200,有意见吗?”


“没有”我敢有意见吗?而且我有意见有用吗?


“刚刚把绳子给你解开了”


“嗯”这不是事实嘛,他还重复一遍干嘛?


“加多少?”果然,他没有那么好心


“是你要给我解开的。”


“你说你手麻了我才给你解开的。”


“那你就再绑回去。”这个时候,我依旧发挥着自己不服输的精神


“你说解就解,你说绑就绑?加多少?别让我问第三遍。”


“30”我知道,不能再理论下去了


“嗯,起来,先把30揍了。”从他腿上下来,依旧站在他两腿之间,任由他的藤条在我身后肆虐。当数到30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结果他并没有停下,继续落着藤条,没办法,只好继续数着。站不住了,用右手的手机抵着点身边的桌子,终于在数到50的时候停了下来

“去床上吧”我刚要趴下,“跪着”,我只好跪起来,胳膊撑在床上


“一,二,三,四,五……”每到整十数的时候都盼着他能停下来让我歇会,然而并没有。他的藤条时快时慢,可能我扭的厉害的时候他就连着几下揍下来(虽然我并没觉得自己扭了),即使慢的时候也会在上一下的疼痛刚刚消散时落下藤条。就这样,我数到六十他终于停了下来,让我趴在床上歇会,他坐在床边帮我揉着


感觉还没揉多会儿,他就问我休息好了吗,当然还没休息好,他说“一会儿时间不够了”就将我拉到他腿上,不过这次他是面朝床里,这个姿势他只揍了二十,疼痛的累积让我疼的更厉害,也扭的更厉害,“这下不算”接着他连着几下下来,我扭的更厉害。在几次的不算后,“你就不能按着我点吗”,他左腿压到我的腰上,右腿压着我的腿,被他压制着,躲也躲不开,他藤条落得速度也不慢,“放松”见我绷得紧


“好好,我放松,你轻点,疼”或许这个姿势他并不得劲,就三十下他就没再压着我,侧身躺在我身侧,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时不时的揍我几下。这样的姿势,我的余光很容易就能看到他即将落下的藤条,忍不住的伸手去拦着他的手,每当这个时候,“不算”这两个字就能让我收回自己的手,并且要求他能按着点我的手,虽然他并未答应


“等等……等会”


“怎么了”他放下已经扬起的手


“能不能歇会。”他已经连着打了四十下,我有点受不住了


“歇多久?”他仁慈的没有驳回我的要求


“五分钟”我并不敢要求太多


“用多少下换”他哪里仁慈,哼哼


“你说吧”我真的不敢说,让他来说,很可能会比自己说少,怕他不满意,我会往多了说的


“十下”或许怕我受不住吧,他说了一个自我认识他以来他口中最小的数字,平时哪次犯错不是30起步


“嗯”这个数字我再不满意就是找事了


“先把这十下揍了”说完,没给我反驳的机会,藤条就落了下来

我在一边趴着,他坐在床边玩手机,“我看看附近有药店吗,一会儿给你买点药去吧。”我之前跟他说了不抹药,有味儿,他也就没带


“不用了。”我看不见伤的重不重,不过没有很疼,依旧不想抹药。他没理我的反驳,继续看着手机,并叮嘱我看着点时间,别过了。我看了眼


“还有一分钟”,感觉五分钟好快啊


“嗯”他看着手机,我在一边安静的趴着,等他放下手机,要揍我的时候,已经不止五分钟了,他也并未追究我到点没叫他。继续躺在我身侧,“还有三十”他提醒道,说完,就落下了藤条


“最后一下,我使点劲。”


“嗯”脑抽啊,干嘛答应,虽然答应不答应效果一样

直到2019年10月9日,他消失了,我再也找不到他。这时的我才发现平时在生活中多多么普通的一个人,我竟然离不开他了。我常常想,如果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朋友,我们的关系会不会维系的久一点?他刚刚失踪的时候,傲娇的我没有选择找他,而是整天抱着手机翻着我们以前的聊天记录,幻想了无数种他出现后,我怼他的方式。直到有一天,时间太久了,我突然想到什么,担心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先后俩给他发了两条短信,打了两个电话,这两个电话一个无人接听,一个正在通话中。这个结果无非告诉我两点:第一,他很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第二,就是他不想理我。无论是真的正在通话中,还是他把我的号码拉黑了,唯一的结果只是他不想理我。我做不到纠缠着他不放,自认为不是一个纠缠人的人,无论自己心里有多难受,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放下他

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无数个想他的时刻。我曾问过自己是否后悔认识他,从来没有。我很感谢他带给我的一切,我也很庆幸自己第一次实践遇到的是他,这么一个温柔又照顾人的人,即使实践也一直顾及着我的感受。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认他做主,不过,如果我们真的是主贝,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相处方式了。我不想打扰他的生活,直到前几天偶然翻到以前转发的聊天记录,我知道他还在这里,或许,他累了吧

不愿打扰,惟愿一切安好







微博:汉责文化2020

小红书:汉责文化

知乎:汉责文化

合作贴吧:潇湘夕宿、原来爱你那么痛、潇湘溪箢

截止目前,预约实践报名人数已超1700余人,由于精力及时间有限,预约审核通过率为0.1%,希望没有审核通过的小伙伴能够理解,目前预约实践进度是每周安排一位,在这里感谢所有预约者对学生君的信赖,学生君会尽可用心策划每一场预约回馈大家


往期精彩回顾







点击阅读原文学习如何成为优秀主

本文源自:雅鑫

来 自于 布 道字母 圈
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个人学习使用,请勿传播,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布道-字母圈交友虐恋社交平台 » 欠他一个故事-记录点滴美好_字母圈小圈故事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教程
BDSM教程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